<u id="hxmmd"></u>

    <meter id="hxmmd"><ol id="hxmmd"></ol></meter>
    <progress id="hxmmd"><nobr id="hxmmd"><div id="hxmmd"></div></nobr></progress>
    <i id="hxmmd"><th id="hxmmd"></th></i>
    當前位置:主頁 > 博客 > 博客資訊 > 正文
    合工大舉報事件續:副校長稱將向駐教育部紀檢
    來源:???? 作者: ???? 2016-10-08 11:39???????

    合肥工業大學副校長實名舉報校長“弄虛作假”,校方稱正調查

    合肥工業大學副校長朱大勇。

    合肥工業大學(以下簡稱“合工大”)副校長朱大勇實名舉報校長梁樑“評獎申報材料造假”一事又有新進展。

    針對合工大校方和梁樑本人有關評獎是職務行為的說法,朱大勇8月10日上午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指出,校方及梁樑的解釋不能成立。他近日將赴北京,就梁樑評獎一事向中央紀委駐教育部紀檢組申訴,直至有明確的結論。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朱大勇2016年7月實名向合工大紀委、學術委員會舉報該校校長梁樑在“第四屆全國教育改革創新杰出校長獎”申報過程中“材料造假”。

    朱大勇舉報的主要依據是,梁樑是在2015年7月出任合工大校長的,但其評獎的不少成果均為其任職校長前合工大的教學和科研成績。

    譬如,朱大勇在舉報信中稱,在標志性教育教學改革成果方面,梁樑同志主持的教學成果榮獲2014年國家級教學成果二等獎(我校另有5項成果獲獎),梁樑同志的教學成果獎是以中國科大管理學院執行院長身份獲取的,怎么能用來以合工大校長身份報“校長獎”?

    對于申報材料中“我校另有5項成果獲獎”的表述,朱大勇說:“這些成果同樣在梁樑未到合工大工作時就完成,并獲省級成果獎再被推薦報國家獎,那是在分管教學的朱大勇副校長領導下完成的,這不是侵吞他人成果嗎?”

    對于朱大勇的舉報,合工大8月4日通過該校官網回應稱,“全國教育改革創新典型案例推選活動”是由中國教育報、中國教育新聞網主辦的一項公益性活動。“全國教育改革創新杰出校長獎”是該活動評選的獎項之一。我校經推薦參加第四屆全國教育改革創新杰出校長、優秀校長獎項評選,梁樑作為校長,被推薦代表學校參加評選是職務行為。參評申報材料中未發現有虛假內容。

    合肥工業大學校長梁樑。

    梁樑8月5日下午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朱大勇在舉報信中提到的獎項申報,是自己代表合工大申報的,系職務獎項。“不是我們主動申報的,也不是我們自薦,是有關部門推薦的。這是一種職務行為。”

    針對校方及梁樑本人的解釋,朱大勇10日上午向澎湃新聞指出,從法律上講,職務行為是具有一定的職務并實施該職務的一系列行為,它有兩個特點:由具體自然人完成;具有一定的時間性,即某個自然人在任該職務時間內發生的行為。

    朱大勇指出,此次獎項申報活動啟事明確注明校長獎是個人項目,是校長近兩年組織實施學校教育改革取得的成果,即至少有兩年的校長職務任期。梁樑2015年7月31日就任合工大校長,至9月20日準備報獎材料,只有50天的校長職務行為。因此,除了這50天,這兩年間的其他成果“根本不屬于梁樑,而是前任校長的職務行為成果”。

    朱大勇認為,按梁樑說法,只要是學校成果都行,那意味著他當50天校長可獲“全國杰出校長獎”,當一天也行。甚至只要前任干得好,他什么也不干也能成為“杰出校長”,“這豈不是天大笑話”。

    朱大勇舉例,職務行為報獎很多,如全國優秀縣委書記、優秀黨務工作者等,都是給在這個職務上做出業績的人,而不是靠前任成果。

    朱大勇進一步指出,“職務行為”報獎的適用性已厘清,“梁樑造假鐵板釘釘”。他近日將赴北京,向中紀委駐教育部紀檢組申訴,直至有明確的結論。

    澎湃新聞曾就朱大勇的疑問致電梁樑,他沒有做出回應并建議記者采訪該校黨委宣傳部門。合工大黨委宣傳部門則稱以8月4日校方發布的情況通報為準。

    另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舉報事件經澎湃新聞等媒體報道后,合工大校黨委在8月4日下午6時召開了常委會,會后該校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陸林代表校黨委向朱大勇通報了會議意見。

    具體意見包括,合工大校黨委要求朱大勇立即書面檢討舉報內容、方式,立即停止傳播,立即主動消除負面影響。以上三點需在兩天內完成,否則建議教育部嚴肅處理他。

    針對合工大校黨委上述意見,朱大勇表示“堅決不同意”,不會檢討。

    美女被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