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hxmmd"></u>

    <meter id="hxmmd"><ol id="hxmmd"></ol></meter>
    <progress id="hxmmd"><nobr id="hxmmd"><div id="hxmmd"></div></nobr></progress>
    <i id="hxmmd"><th id="hxmmd"></th></i>
    當前位置:主頁 > 國際 > 深度解讀 > 正文
    黃熱病危機迫在眉睫
    來源:???? 作者: ???? 2016-10-08 16:55???????
    摘要:隨著近30年來最大規模的黃熱病疫情繼續在安哥拉蔓延,科學家警告說,全世界對于這場或將成為公共衛生災難的疫情并未作好充分的應對準備:這種致命感染在城市重新出現,并且給疫苗儲備帶來壓力。



    在黃熱病疫情暴發后,當地人在安哥拉首都羅安達排隊等候接受疫苗注射。圖片來源:Joost De Raeymaeker/EPA


    隨著近30年來最大規模的黃熱病疫情繼續在安哥拉蔓延,科學家警告說,全世界對于這場或將成為公共衛生災難的疫情并未作好充分的應對準備:這種致命感染在城市重新出現,并且給疫苗儲備帶來壓力。


    過去,黃熱病病毒在城市中引發了破壞性極強的疫情,但到上世紀70年代,其在城市地區的蚊子媒介——埃及伊蚊在全球大部分地區被清除。疫苗項目也幫助將這種病毒限制在叢林中。然而,由于防控措施的規模縮減,目前埃及伊蚊在人口密布的熱帶和亞熱帶城市重新出現。在這些城市,很多人都未接受過疫苗注射,而安哥拉的形勢掀起了關于這種病毒可能準備從叢林中逃脫的新一輪恐慌。


    最糟糕的將是黃熱病在亞洲站穩腳跟。難以理解的是,盡管這里擁有黃熱病暴發的理想生態條件,但它從未在此生根。“我們不知道這是否會發生,但如果發生了,它將成為一場公共衛生的災難。”在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研究蚊媒疾病的Duane Gubler表示。


    在南美和非洲部分地區流行的黃熱病,每年至少導致6萬人死亡。很多被感染的人能快速痊愈,但一些人會出現黃疸、腔道出血以及致命的器官損傷。


    世界衛生組織(WHO)于2006年發起的一場運動,加快了大規模疫苗接種的步伐,并在非洲很多高風險國家引入兒童常規疫苗接種。然而,疫苗接種率仍然很低。安哥拉疫情指向了黃熱病構成的持續風險:去年12月,它開始于首都羅安達,并自此擴散到該國18個省份中的6個。根據官方說法,約490人被感染,198人死亡,盡管實際的數據可能要高很多。


    直接引發人們擔憂的是,這種病毒可能擴散到更大的非洲城市中心,正如在此前暴發的最大規模黃熱病疫情中所出現的那樣。1986年,疫情開始于尼日利亞,最終導致11.6萬人感染、2.4萬人死亡。


    美國愛荷華州紐琳基因公司首席科學官、黃熱病和疫苗專家Thomas Monath表示,如今非洲城市人口比上世紀80年代要多很多。在安哥拉被感染的人已將病毒攜帶到肯尼亞、毛里塔尼亞和剛果民主共和國,盡管這尚未引發新的疫情。


    在瑞士日內瓦協調WHO流行病控制小組的William Perea認為,只要該病毒主要局限于非洲小規模的疫情暴發,全球疫苗生產(每年剛好超過4000萬劑量)應當足以補充應急儲備,并且抑制疫情。


    不過,令人擔心的是,黃熱病會遵循和諸如登革熱、基孔肯雅病、寨卡等其他沒那么嚴重的蚊媒疾病一樣的路徑。這些疾病已在城市中成為大規模流行病,并且同埃及伊蚊的死灰復燃存在關聯。


    科學家正試圖評估這一風險,部分原因在于關于黃熱病病毒的研究少之又少。例如,在南美,盡管出現了地方性的叢林黃熱病和埃及伊蚊大批滋生的城市,但城市疫情幾乎從未聽聞。這可能是因為猴子和叢林蚊子的數量要比非洲少,同時生活在叢林中及附近地區的人們擁有相對較高的疫苗接種率。巴西Evandro Chagas研究所所長、傳染病專家Pedro Fernando da Costa Vasconcelos介紹說,和登革熱等其他病毒相比,黃熱病似乎沒有那么容易被埃及伊蚊傳播。


    無論如何,WHO估測,和過去50年里的任何時候相比,南美目前面臨著發生城市流行病的更大風險。疫苗注射僅在該病毒地方性流行的區域得到官方推薦,因為這種疫苗有約十萬分之一的概率會產生嚴重、有時是致命的副作用。這意味著在巴西人口稠密的東海岸,極少有人接受疫苗注射,因為此地屬于黃熱病病毒在該國并不流行的區域。


    在亞洲,黃熱病的“缺席”令人不可思議:這片大陸有猴子、蚊子以及被視為病毒傳播理想條件的氣候。更重要的是,來自其他地方的受感染旅行者已多次將該病毒帶入這個地區,而且亞洲人口對于黃熱病并未有任何特定的抵抗力。


    Gubler表示,一種假設是登革熱和其他相關蟲媒病毒株已在亞洲盛行了幾個世紀,因此它們提供了對抗黃熱病的交叉保護。同時,病毒載量已被減少到低于維持蚊媒疾病周期所需的水平。不過,Gubler警告說,隨著近年來大城市和蚊蟲滋生的貧民窟大肆增加,亞洲遠離黃熱病病毒的過去可能無法為將來提供指導。


    Monath介紹說,安哥拉疫情引發高度關注的原因還在于,來自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的數十萬人目前在安哥拉和非洲其他處于疫情暴發風險中的地方工作,而且很多人并未接受疫苗注射。其中一些人在從安哥拉回到中國南方后,已經因黃熱病而病倒。(宗華)


    美女被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