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hxmmd"></u>

    <meter id="hxmmd"><ol id="hxmmd"></ol></meter>
    <progress id="hxmmd"><nobr id="hxmmd"><div id="hxmmd"></div></nobr></progress>
    <i id="hxmmd"><th id="hxmmd"></th></i>
    當前位置:主頁 > 會議 > 正文
    眾議科研經費松綁政策:讓科學家少為錢操心
    來源:???? 作者: ???? 2016-10-08 11:39???????

     

    ■本報見習記者 李晨陽 記者 崔雪芹 馬卓敏

    “這兩天,老師們的微信群里不斷有人轉發這個文件,大家都很期待、很關注!”電話那頭,電子科技大學教授彭真明的語調輕快。

    彭真明口中這個備受關注的“文件”,就是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剛剛聯合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完善中央財政科研項目資金管理等政策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從經費比重、開支范圍、科目設置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松綁+激勵”的措施,目的是讓科學家們少為“錢”操心。

    回顧:接個項目就像背了個包袱

    彭真明坦言,前幾年不少科研人員都感到有點泄氣:“接個項目,就像背了個科研經費的包袱。大家琢磨著,還不如不要項目,安安心心地給學生上課。”

    因此,《意見》出臺后,令他感觸最深的,就是“改進中央財政科研項目資金管理”的部分。

    就彭真明而言,他的科研經費有一半屬于橫向項目,來自企業委托。但在過去,這些橫向經費同樣要按照國撥經費的標準去管理。在野外考察中,他常需要借宿老百姓家中或是租用汽車,由于沒有票據,費用往往無法報銷。

    科研預算的苦惱也不少,種種計劃外的差旅費和耗材費常常讓研究人員猝不及防。為了避免實驗失敗后,重新申請材料和試劑的煩瑣過程,科研人員傾向于在預算清單中多列一些耗材。“這就造成許多不必要的浪費。”彭真明說。

    如今,《意見》明確指出,要簡化預算編制科目,下放調劑權限。合并會議費、差旅費、國際合作與交流費科目,當這3項費用合計不超過直接費用的10%時,無須提供預算測算依據。盡管這10%看起來不多,但彭真明說:“正常情況下,這足以讓科研人員機動、靈活地處理很多問題。”

    此外,設備采購、材料審批、頻繁的項目檢查等飽受詬病的問題,也都在這次的《意見》中得到了體現和改善。

    期待:給科研人員更多激勵

    “間接經費”和“勞務費”也是此次《意見》中的亮點所在,給了科研人員更大的激勵和動力。

    在前期調研的基礎上,國家將科研經費間接費用的比重劃分為三個層次:500萬元以下的部分為20%,500萬元至1000萬元的部分為15%,1000萬元以上的部分為13%。

    “間接費用比例從原來的5%提高到現在的20%,我認為,這至少是一次方向上的突破。這一提高對個體來說或許并不突出,但對于整個單位或團隊來講,還是有明顯激勵效果的。”中科院自然史所副研究員李萌對《中國科學報》記者說。

    不過李萌也表示:“學科不同、單位不同,大家的工資基礎也不盡相同。在這種情況下,20%是否是一條合理的線,還需要更多的檢驗。”

    近年來,科研經費管理“見物不見人”的爭論一直持續。此次《意見》中首次提出,參與項目研究的研究生、博士后、訪問學者以及項目聘用的研究人員、科研輔助人員等,均可開支勞務費,并且勞務費的比例不受限制。

    對此,中科院蘭州分院院長王濤有自己的看法。他介紹,在德國馬普學會和美國的一些科研單位,如果有100萬元的科研經費,會在這100萬元的基礎上再加30%作為勞務費。也就是說,科研人員的勞務費是獨立于科研費用之外的。

    “我認為,科學家們要做的不是縮減設備費去增加個人勞務費,而是在科研費之外額外增加勞務費。這樣不僅名正言順,也避免了鉆空子行為。”王濤說。

    中科院院士、浙江大學醫學部主任段樹民則指出,科研經費的個人提成問題要格外慎重,不但比例要明確,提成總額也要有封頂限度,“因為這畢竟不是科研成果轉化的收益,不應出現拿到巨額科研經費而發‘個人橫財’的現象,以免造成不好的導向和不良的社會影響。”

    管理:改變心態,松緊適宜

    《意見》出臺了,許多科研人員拍手稱快。同時,也有不少人思考:政策是好,但怎樣才能更好落地呢?

    “很重要的一點是,政策的相關執行部門要改變過去‘寧緊勿松’的模式。”在段樹民看來,只要是實際發生的正常科研活動,管理部門就應該少去限制。特別是把科研人員當“賊”防的心態,必須改變。

    彭真明也提到了“心態”問題:過去,在一些機關工作人員的觀念里,學校老師承接企業項目,就是一個灰色收入渠道,能卡則卡。“因此,財務管理的具體執行者如何理解科研人員的工作性質,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彭真明說。

    此外,段樹民特別指出,《意見》對科研儀器的購買是否放開沒有提出具體措施。之前在科研儀器經費預算時,超過5萬元的儀器,要寫明具體儀器型號及3家以上的廠家及具體價格,不但經費比例上有限制,招標、采購手續等都非常麻煩。

    “事實上,很多精密科研儀器往往只有一個生產廠家,或者只有一家最適合。上述規定嚴重制約了科研。”段樹民希望,這一情況也能盡快得到改觀。

    預算雖然松綁了,但是自由、激勵和規范、約束之間,仍然需要達到一個平衡。對此,李萌說:“很多限制雖然被打破,但還需要一些配套制度來規范,并且配合具體單位的具體制度。比如結題監審,就是保證經費不亂用的一個重要方式。”

    美女被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