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hxmmd"></u>

    <meter id="hxmmd"><ol id="hxmmd"></ol></meter>
    <progress id="hxmmd"><nobr id="hxmmd"><div id="hxmmd"></div></nobr></progress>
    <i id="hxmmd"><th id="hxmmd"></th></i>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 > 信息 > 正文
    明年核心矛盾為經濟下行與政策對沖博弈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 2018-12-20 16:56???????
      2018年的中國經濟,困于三大因素的束縛。第一、庫存周期見頂回落,帶來的短期經濟下行壓力;企業盈利自從2017年四季度開始見頂回落,而后在需求、利潤、融資端的壓力不斷攀升。第二、結構調整產業升級過程中的陣痛;當經濟增長模式對“地產經濟”產生明顯的路徑依賴同時,隱性債務負擔、人口老齡化、初級城市化需求飽和的困境卻在催促“駛出歷史的車轍”;當短期的政策對沖和長期的改革目標交織在一起,目標和邊界的度變得難以把握。第三、中美關系的重塑。在中美經濟“雙錯配”周期和逆全球化趨勢的背景下,守成方與追趕者的關系在發展中重塑,大國間的博弈增加了改革的不確定性。這三大因素構成了2018年的核心矛盾。
     
      展望2019年,國內經濟的核心矛盾是經濟下行和政策對沖之間的博弈,對以上三大因素的破局,需要接受衰退和通縮的表象,等待經濟重回復蘇狀態。上半年,在出口、房地產投資、制造業投資的三重壓力下,經濟將大概率延續2018年4季度的下行趨勢, 2季度下行壓力可能較大。政策預計還將保持穩增長的基調,但惡化的國際收支、貨幣流動性陷阱、規范地方隱性債務,將掣肘政策的力度和效果。在長效機制和因城施策的前提下,房地產限制性政策有望在2季度前后放松,配合偏積極的財政政策(基建托底和減稅)和偏寬松的貨幣政策(降準),信用派生的內生性收縮和外生性擴張有望在2季度之后達到平衡,經濟有望在下半年階段性企穩。預計社融增速將在2季度企穩,經濟增速在3季度之后階段性企穩,企業盈利增速在4季度觸底反彈。
     
      對于債市而言,2019年總體上處于牛市下半場——上半年“寬貨幣、緊信用”的格局可能繼續延續、工業品價格可能因供給側改革的邊際放緩而步入下行,因此2019年的利率中樞整體上仍處在下行通道。但是與2018年相比,2019年的利率下行空間較小,需要密切關注地方專項債的發行節奏、美聯儲加息縮表和房地產政策的動向。明年大量地產債到期,需要警惕2季度信用債違約和信用風險釋放對債市、股市的沖擊。2019年上半年信用市場可能與2016年上半年類似,高評級利差收窄、低評級利差走擴。在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緊約束下,城投債很可能分化加劇。
     
      對于股市而言,2019年A股整體上處于從政策底到市場底的二次筑底并震蕩回升的階段。核心矛盾在于經濟下行與政策對沖的博弈,主要風險在于企業盈利下行(經濟下行、商譽減值、社保費改稅),市場仍有二次探底的風險;另外2019年A股的積極因素也在不斷涌現,就其節奏上來說:1季度-2季度初,多項積極財政政策(減稅、基建托底、專項債擴容)可能會密集出臺,地產調控松綁的預期也會在這一時期醞釀,市場對經濟下半年企穩的一致預期可能會提前反應到企業的信用和經濟的企穩預期,再加上科創板的逐步落地,因此市場可能在年初會出現一波以政策主題為主的上漲行情。2季度-3季度初,經濟下行帶來的企業盈利風險釋放,信用債違約事件可能集中出現,市場可能會進入避險模式,在企業盈利、風險偏好、流動性的階段性沖擊下,A股可能會出現二次觸底。3季度中后期-2019年末,信用端和經濟的企穩信號將會先后得到確認,市場對基本面的擔憂逐漸消散,A股的估值得以逐步修復。此時類似于2013年下半年-2014年初,利好早周期的銀行地產板塊和受益于流動性寬松、風險偏好提升的成長股。
    美女被搞